ABC小說網 > 萬維 > 蒼茫山---故園眇何處,歸思方悠哉 第四十一章:略做修整

蒼茫山---故園眇何處,歸思方悠哉 第四十一章:略做修整

        斗氣緩緩運轉,補充經脈消耗,凝練天地之力,使斗氣更加精純。修士中級的壁壘愈松弛,皇宇辰感到突破在即,每次斗氣突破,混元陣都會傳來新的訊息。只是現在這陣法刻在自己前胸,已然停止運轉,卻不知還有沒有這個效果。

        時光飛,轉眼便是天明。

        皇宇辰第一個睜開雙眼,經過一夜的修習,此刻神清氣爽,精力充沛。其余幾人也紛紛醒來,唯有李忠還呼呼睡著,昨日一夜的疾行,加之之前一天一夜沒修習,這小子應該是到極限了。

        “是讓他再睡一會,還是現在叫起來出?”皇宇辰看著趙斌,微笑問道。

        “咱們先收拾收拾吧,差不多再叫他。”趙斌看了李忠一眼,道:“這小子怕是累壞了。”

        皇宇辰點點頭,沖一旁無影問道:“無影兄弟,這附近哪里可有河流?”

        無影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道:“馬小哥隨我來吧。”說著轉身向密林深處行去,皇宇辰上前扶起趙斌,一邊跟上無影,一邊對侯策道:“勞煩前輩在此守候,我們馬上回來。”

        侯策輕聲回到:“小哥放心。”言罷,繼續閉目養神。

        皇宇辰扶著趙斌,跟隨無影前行不遠,便看到一處小溪,流水潺潺。皇宇辰扶趙斌上去,洗手洗臉,清洗幾天的疲憊。

        昨夜雜事繁多也沒想到清洗的事情,此刻清水拂面,一股清涼感覺直沖心脾,清爽異常,整個人為之一振。趙斌清洗過后,看起來也精神許多。

        “趙大哥,看不出來啊,洗完之后臉還挺白。”皇宇辰看向趙斌,一臉笑意。

        “哪有哪有,馬小哥才氣宇不凡,哪是我這凡夫俗子能比的。”趙斌哈哈一笑,也調侃道。

        “好了好了,回去換侯策前輩也來洗洗。”皇宇辰說著,上前扶起趙斌,與無影一起,返回駐地。

        一來一回,也只半炷香的功夫,回來時,侯策還在閉目養神,李忠卻還在呼呼大睡。皇宇辰扶著趙斌在一旁坐下,看著熟睡的李忠,一臉壞笑。

        “小子,讓你懶床。”皇宇辰嘿嘿笑著,上去輕輕將李忠抱起,這小子睡的還真是踏實,被這么抱著,竟然沒清醒,嘴里也不知嘀咕什么。皇宇辰抱著李忠,運轉斗氣,幾個起落,快奔到小溪邊,這一路腳步很輕,去卻是極快。

        “李忠!”皇宇辰在李忠耳旁大聲喊了一句,李忠立刻驚醒,一臉詫異的看著皇宇辰,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皇宇辰直接將他扔到河里。清晨的河水,雖是夏日,卻也冰涼異常。李忠剛醒來,就直接被扔了進去,一股冰涼感覺傳遍全身,整個人立馬清醒過來,在河里噗通幾下,手忙腳亂的站起,瞪著皇宇辰,大聲罵道:“你干什么,想要小爺的命嗎?”睜眼一看,是皇宇辰,立馬又縮了縮脖子,聲音低了下來,道:“師父……我以為是別人呢。”

        “你以為是誰?”皇宇辰站在岸邊,一臉戲虐的看著站在河里落湯雞一樣的李忠,笑道:“別人,你就能張口便罵了?”

        “是,師父……”李忠一下不知該說什么,河水冰涼,不由打了個哆嗦,上前幾步,從河里爬出來,坐在岸邊,看看皇宇辰,委屈道:“師父,你怎么把我扔河里了。”

        “這點強度就受不了,你還想著修行?”皇宇辰哈哈一笑。李忠一臉無奈,此時,無影也陪侯策前來,看到落湯雞李忠,不由哈哈大笑。

        “李小子,你讓你師父收拾了吧。”侯策哈哈笑道:“這么貪睡,活該。”說著,侯策褪去上衣,露出胸膛,兩個法陣一前一后,緩慢運轉。侯策整個皮膚已不再像死尸一般,變得白里透紅。

        “前輩,脫了禁錮,經過一天,感覺可好?”皇宇辰看了看侯策身上的陣法,問道。

        侯策聞言又是哈哈一笑,道:“甚好,比之幾十年前,還要好上許多。”說完,侯策看看皇宇辰,低聲道:“馬小哥,你快吧李小子帶回去吧,老夫打算洗洗澡。”皇宇辰聽完撇了撇嘴,心道:忘了這事了,前輩被困在洞里幾十年,身上怕是都長盔甲了。想著,上前一把將李忠提起來,道:“趕緊跟我回去。”提起李忠,頭也不回的走了。

        往前走了幾步,將李忠放下,這才出了口氣,緩步向回走,李忠跟在皇宇辰身后,身上衣物還不停滴水。

        回到駐地,趙斌一眼就看到李忠落湯雞樣子,不由哈哈大笑起來。李忠一臉無奈,看看趙斌,又看看皇宇辰,一言不,默默的走到昨夜篝火前,將篝火點著,蒸烤自己的衣物。

        皇宇辰坐到趙斌邊上,看著不遠處默默不語的李忠,一臉笑意。片刻,回頭對趙斌輕聲道:“趙大哥,今日應該就能找到之前的路了,后面,趙大哥可有什么計劃?”

        趙斌看看皇宇辰,眼中炯炯有神,看著皇宇辰,問道:“馬小哥可有什么想法?”

        “嗯……”皇宇辰摸了摸下巴,思索片刻,道:“之前咱們已經殺了西及寨的人,不管沒現是咱們做的,突然出現在百林易市,卻也說不過去,趙大哥雖然說副領已經帶人出來走過一圈,但西及寨的人也會到易市去,到時候看到不是副領帶隊,我們的說法便不攻自破了。”

        “這小哥倒不用擔心。”趙斌笑道:“往常路過西及寨多次,他們左右布置的人并不一樣,每次去易市之人卻是相同,清楓寨每月都會路過,這里應不會出什么紕漏。”

        “還有,侯策前輩和無影兄弟,到了易市,該怎么安置。”皇宇辰又道:“況且若是到了固定路線,怕就進了百林寨監視范圍,我們一舉一動,都會被察覺。”

        “依小哥意思,應該怎么做?”

        “若是趙大哥怕給清楓寨找麻煩,最好的方式就是分開行走。”皇宇辰道:“找到路線,趙大哥便知方位,到時與侯策前輩分開行動,彼此便會安全些。”

        “嗯……”趙斌想了一下,隨即搖頭,道:“這怕是不妥,到了那路線,便是百林寨核心區域,魚龍混雜,其他低級山寨的人也會匯聚而來,若是他們與前輩生沖突,反而不好。所有山寨都是進貢去的,都有百林寨令牌,若是前輩二人拿不出令牌,卻是更加兇險。”

        “那依趙大哥意思,我們還一起走嗎?那到了易市,又怎么做,前輩身份特殊,若果被人覺,少不了一場惡戰,趙大哥你有傷在身,到時候怕是……”皇宇辰心中很是擔憂,這百林寨易市,怕是龍潭虎穴,如今得知了許多清楓寨往事,這一趟,卻是不好走。

        “之前前輩與我說,進入易市之后分開行事,卻也不太可能。”趙斌眉頭微蹙,低聲道:“百林易市守備森嚴,若單獨離去,沒有令牌,會被當場擊殺,以前輩性格,卻是不會受百林寨這幫鳥人的氣的。”

        “可若現在與前輩分開,他萬萬不會答應啊。”皇宇辰道:“前輩好不容易脫開禁錮,又遇到清風故人,說什么都不會離開的。”

        “所以,現在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趙斌道:“一會前輩回來,還要具體說一下,讓前輩多少收斂些氣息,今時畢竟不同往日了。”

        皇宇辰隨即點頭,又笑道:“前輩道河邊去洗澡了,怕是一會會有魚吃。”

        “啊?”趙斌一愣,有些不明白皇宇辰的話。

        “前輩受桎梏幾十載,一招脫離,那……”皇宇辰呵呵一笑,站起身來,向林子身處走去,說是一會有魚吃,可這種魚,怕是也沒那么好吃了。

        趙斌看著皇宇辰背影,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哈哈大笑。

        李忠坐在篝火旁,身上衣服,散出陣陣水霧,一臉無奈,全身酸疼。

        皇宇辰在林中打了兩只野兔,雖是深山老林,可野獸倒是不少,不過到現在也沒遇到什么猛獸。

        拎著野兔回來,正趕上侯策和無影洗漱歸來。這次看來,侯策整個人精神不少,髻重新扎好,一頭花白長束在頭上,一襲長袍,雖已頗舊,但看著十分干凈,上面看不見任何清洗的痕跡,卻不知是怎么做到的。花白山羊胡,面色紅潤,看起來卻有幾分仙風道骨。無影跟在侯策身后,能看出心情不錯,手中真的拿了兩條魚,皇宇辰撇撇嘴,一臉黑線。

        回到駐地,皇宇辰收拾野兔,又拿到河邊清洗。這個過程中,趙斌與侯策竊竊私語,應該是說些后面的事宜,說的侯策一臉不樂意,但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畢竟清楓寨今非昔比,到了百林寨地盤,該低頭還是要低頭的。

        收拾了野兔,放在火上烤熟,最終皇宇辰還是拒絕了無影帶回來的魚,即便是他極力解釋,這魚是自己用死氣打的,也沒有接受。

        幾人吃了野兔,不算飽腹,也算充饑。李忠衣服已經干了,幾人扛起行囊,繼續趕路。

        日上三竿,密林從中。

        幾人快穿行,無影帶隊,沖前方丘陵行進。

        趙斌仍被李忠侯策兩人架著,面色平靜,心中,卻是一片波濤。

        “這易市……怕是最后一站了。”目光炯炯,堅定前行。

  http://www.bjjdlxsm.com/book/73825/2887486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bjjdlxsm.com。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雅虎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