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帶著武器回大唐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完勝!(求訂閱!)

第五百六十三章 完勝!(求訂閱!)

        這次的蘇慕容跟剛才可不一樣,只是把詩念了一遍,然后就陷入了沉思,并沒有說出“好詩”或者“好字”這樣的評價,但是這并不妨礙周圍那些已經聽到這詩的眾人的想法!

        好詩之所以是好詩,那就是能讓每一個讀到這詩的人都感覺到詩的魅力!

        毫無疑問,張十二的這詩做到了!

        圍在最前面的眾人聽到蘇慕容念出來的詩了,可是那些站的比較靠后的人聽的就不是那么分明或者壓根沒有聽清,看到前面眾人一副癡癡的模樣,更是好奇了:這人到底寫出了什么詩?

        于是有人擠到人群前面,站在桌前仔細的端量張十二的作品。

        “好詩啊!”

        有人高喊一聲。

        “好字啊!”

        又有人忍不住的稱贊!

        有這兩聲鋪墊,張十二的詩馬上在眾人中傳閱了起來,所閱之人除了震驚之外就是感嘆:怎么有人能作出這等絕佳的詩詞?

        看向張十二的眼神更是帶著某種熾熱!

        要說這詩,雖然比起尋常詩來要算不錯,但是跟張十二腦海里所背的那些千古絕句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今天他之所以選這詩,主要還是為了應景而已。

        但就算是這種在他眼里看來非常一般的詩,在這個時空,在這些人眼中,那也絕不普通!

        作詩一道,向來是以詩寄情、托物言志居多,單單寫景也不是不可,但是在境界上跟那些寫人的比起來總是要差上一些。

        而柳如史的詩就是寫景居多,而張十二的詩則是以景寫人且人多于景,相思愛戀之情貫穿于全詩之中,單論立意和境界,張十二已經勝出一籌。

        兩人的詩且都用詞簡單,但張十二卻偏偏用那么簡單的字句,將一個多情郎等待心上人的癡情以及等不到心上人的無奈刻畫的栩栩如生,所有情思躍然于紙上。

        人面不知何處去,荷花依舊笑清風。

        哪個少女不懷春?

        在場的眾人以女人居多,年輕未婚嫁的女子又占了女人中的一半,張十二這詩句一出,直接擊中了她們那顆多愁善感的心,內心都變得熱烈起來,看向張十二的眼神仿佛要燃燒了一般……

        這樣的男人,若是能來到自己身邊,每天就是只看看、聽聽他的詩也是極好的呀!

        臉皮薄些的,看向張十二的時候還略帶羞澀,而那臉皮厚些的,眼神中則帶著大膽和貪婪,并且跟旁邊一起來的中年婦人們竊竊私語,不知道在商量著什么……

        章夫人也走上前來,等她看了張十二的詩之后,臉上露出了濃濃的笑意,這字,這詩,若是他今天說第二,普天之下誰敢認第一?

        而且她仔細讀了幾遍這詩之后,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笑容之中多了些恍然大悟,用手捅了捅身后的章瑾妤,眼神意味深長。

        今天看到張十二跟蘇慕容走在一起宛如一對璧人的模樣,章夫人還擔心蘇慕容看上張十二呢,但是看剛才他倆眼神并無互動,她放心了一些,而張十二這詩一出,她更是不再擔心,因為這詩分明就是向她女兒章瑾妤的告白嘛!

        章瑾妤看到母親的目光,臉蛋微微一紅,但心里卻有些羞怒!

        她很聰明,自然能讀懂章夫人眼神中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說張十二這詩其實是寫給自己的嘛!

        其實別說是章夫人這么想了,就連章瑾妤初讀到這詩的時候,都有一種是為自己寫的錯覺!

        因為“去年六月此院中,人面荷花相映紅”這句還有誰比她當的起呢?畢竟她是這個院中唯一的年輕女主人,他這么寫,連自己都有錯覺,更何況別人了!

        看向張十二的眼光更是充滿了埋怨!

        若是他真是這么想自己的,寫了也倒無妨,可是他對自己根本就沒有那意思——反正章瑾妤是這么認為的,這么寫就讓她有些氣憤了!

        在“藏春苑”他為自己寫的那詩也是如此,單看那詩,處處都透露著仰慕愛戀之情,讓讀到之人無不羨慕于她——可她清楚這些并不是為自己寫的啊!

        明明心中無我,那憑什么一而再的消費自己呢?

        章瑾妤恨恨的想著,并且打算等會要好好去質問他一下,憑什么這么消遣自己,真當自己脾氣好嗎?

        可是她又有些擔心,萬一他說就是為自己寫的呢,那她應不應該答應?

        糾結了一會兒,章瑾妤還是搖了搖頭,若是不好聲好氣的哄哄自己——是絕對不會輕易原諒他的!

        …………

        到了現在,院中眾人大多都聽到了張十二的大作,對張十二的態度也由之前的鄙視轉成了現在的贊美和欣賞。

        所以,這場詩詞切磋勝負已分。

        但柳夫人卻不接受這個現實,還以為是眾人為了巴結章夫人和蘇玖玖,所以違心夸獎張十二的呢!

        于是非常不忿的站出來道:“你們也別只評他的詩呀!我家如史剛才作的詩你們難道忘了?那也是讓兩位殿下贊不絕口的呀!這詩兩位殿下都未說一個好字,你們憑什么說比我家如史作的好?”

        聽到這話,眾人非常可憐的看了柳夫人一眼。

        輸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自知之明。

        在場之人原先本來是站在她們這邊的,可是兩詩都出來的情況下,兩詩的質量差別不是一星半點,就算她們想偏袒她那也不行啊,主要是人家的實力不允許啊!

        聽到她這么說,眾人非常不屑的“嘁”了一聲。

        柳夫人還是不服,誓要討一個公道,看其他人都不說話,轉頭對著張十二道:“這位章公子,看模樣你也是個讀書人,讀書人自然是不會弄虛作假的!若是為了面子就說些假話,別說讀書人了,簡直枉為人!那你自己說說,我家如史的詩如何,比起你的又如何?”

        張十二本來還想夸柳如史幾句呢,聽到柳夫人這么說話,他一句也不想夸了。

        畢竟人家說了,若是說假話,枉為人呀!

        張十二還想老老實實的做人,所以拒絕假話,笑著對柳如史說道:“在下學藝不精,評價詩詞的事情,不如就交給柳公子吧!畢竟柳公子一身詩書氣,這才是真正的讀書人哩!”

        聽張十二這么說,柳夫人還以為是他被自己的話說怕了不敢說了呢,眼神中更是得意驕傲,拉了拉還有些呆的柳如史說道:“如史,那就你來評評,你這詩都是哪里比他好!”

        聽到這話的柳如史,眼淚都委屈的流了下來……

        本來他是不信張十二會作出比他還要好的詩詞——畢竟他的詩已經準備了許久,就等今天耀武揚威了,可是等蘇慕容把詩讀出來之后,他就傻眼了!

        這詩比他好的太多了!

        心里除了震驚,更多的則是不信!

        于是柳如史快步走上前,想看看這到底是不是他寫出來的,等他看到紙上的字后,整個人完全懵了!

        敗了!

        完敗啊!

        無論是詩還是字,別人比他領先了不知道多少!

        本來還想著看他的笑話,不成想最后自己竟成了最大的笑話!

        柳如史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哭該笑,聽著周圍眾人對張十二的贊美,就如同是對他的嘲笑,讓他無地自容,渾身抖,跟呆了一樣……

        而柳夫人和張十二的對話又把他拉了回來,聽到張十二的話,他一下就委屈的哭了出來。

        我已經這么慘了,為什么還要在我的傷口上撒鹽!

        你這個人,真是壞的很啊!

        明明寫的詩比我好那么多,你接受贊美就是了,為何還要讓我這個失敗者來說說你多牛逼我多失敗?

        看到柳如史還沒開口就先落淚的丟人模樣,柳夫人心里那個氣啊!

        “如史,讓你點評呢!你哭什么!”

        “娘……章公子的詩極好……不必點評了吧……”

        柳如史有些委屈的怯懦道。

        “讓你評你就評,說什么廢話?”

        柳夫人更不滿了。

        “我……不如他呀!”

        柳如史說完這句,再也受不了了,直接撒腿在人群中跑開了,只留下柳夫人站在那里呆,有些不明所以。

        不過柳如史的做法還是讓眾人佩服的,畢竟他沒有睜眼說瞎話,像他娘一樣不知好歹!

        因此柳如史一走,眾人就把噓聲送給了柳夫人。

        章夫人見狀,才出面解圍道:“十二跟柳公子的詩作的都是極好的,為了老身的壽宴,想必他們都費了不少心思,老身還是非常感激的。”

        然后又看向蘇玖玖道:“不知殿下覺得十二的詩如何?要不,殿下也借著這個機會賜詩一?”

        蘇玖玖聽了,連連擺了擺手道:“姨娘,你就莫要取笑我了!張公子作的詩,整個越國都難有人出其右,更不要說我了!我剛才就說不獻丑了,現在作了,可是真真獻丑了呢!”

        蘇玖玖說完,眾人也是一片嘩然。

        這話雖不是點評,但卻勝過點評,而且更是給了張十二“整個越國都無人出其左右”這樣的至高評價,在他面前作詩的人都成了獻丑,很顯然,剛才的柳如史就是獻丑了!

        這個時候,柳夫人才算是明白過來,頭壓的很低,所有人的說話聲聽在耳朵里都仿佛是嘲笑,這個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在眾人對張十二極盡贊美之時,柳夫人慢慢的退后,然后悄悄離開了……

        今天對于她來說實在太丟人了,她要回去緩一緩……

        …………

        壽宴雖然剛開始不多久,但章夫人心里已經十分滿意,因為張十二的表現比她預期的還好,想必這一晚之后,他在云溪城就會聲名遠揚。

        作完詩之后,壽宴正式開始,眾人觥籌交錯,開懷暢飲,但也有好多人跟原來不同,沒有再三五一群的說話閑聊,而是走到章夫人這邊來敬酒。

        雖說是敬酒,但眼神卻一直在張十二身上來回瞄著,問的也多是關于張十二的事情,什么年紀多大,有無婚約之類的事情。

        剛開始的時候,章夫人還很得意,心想張十二這下真是出名了,但是問的人多了,她又感到了濃濃的危機感——這是我為自家姑娘留的,現在這么多人都惦記上了,怎么行?

        因此再遇到有人來問,章夫人說話的時候就盡量小心了些,并且還有意無意的向外人透露張十二跟章瑾妤是在“藏春苑”中的“拋題擇婿”中初識的,并且兩人還互有好感,意圖讓這些人知難而退,莫要再打張十二的主意。

        但是她明顯低估了張十二的魅力,或者高估了這群人的素質——管你有沒有好感,只要沒成親那就沒關系!

        章夫人周圍的人越來越多,而張十二也在辛苦的應付著一個個妙齡女子的各種招呼,痛并快樂著。

        “姨娘!”

        這時,三公主蘇玖玖的嗓音穿透了人群,眾人聽了,馬上閃開了一條路來,看著蘇玖玖緩緩走了過來。

        蘇玖玖過來拉起章夫人的手來,笑著說道:“姨娘,玖玖剛才見張公子的字寫的極好,有心討教,但是這里又十分嘈雜,所以想找個安靜些的地方讓張公子指點一二,不知可不可行?”

        章夫人一聽,馬上點頭答應:“這如何不行?”

        然后轉頭看了被一群小姑娘給圍住的張十二一眼說道:“十二,你帶著殿下去書房吧!”

        張十二這才如釋重負的從姑娘堆中走了出來,向蘇玖玖躬身道:“殿下,請隨我來吧!”

        蘇玖玖對著眾人和章夫人笑了笑,然后轉身離開。

        看到張十二走了,章夫人這才舒了口氣,這群女人膽子忒大了些,真怕他在這里呆久了會被這些人占了便宜!

        而眾人看到張十二離開,心里都有些惋惜,但卻也沒有任何辦法,她們也知道蘇玖玖偏愛詩詞書法,剛才張十二露的那一手已經折服了蘇玖玖,她想要討教一番也無可厚非。

        只是張十二走了,她們頓時覺得索然無趣,也不再圍著章夫人,只是簡單說了幾句,然后又四下離開了…………

  http://www.bjjdlxsm.com/book/54589/2887432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bjjdlxsm.com。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雅虎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