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武煉巔峰 > 第四千六百四十四章 我也想這么說

第四千六百四十四章 我也想這么說

        三道肉眼可見的漣漪以譚洛興的身體為中心,轟然擴散開來,緊接著小乾坤崩塌殆盡,肉身爆為一團血霧,身隕道消。

        同為六品開天,楊開早在當初剛晉升之時便能力挫玄陽山大山主茅哲,更不要說這么多年來的雄渾積累。

        無論是小源界力量,借星界天地之力,還是最近一直在那罡風神通中斬殺風靈,都讓他小乾坤的底蘊得到極大的增強。

        等閑六品開天與他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若譚洛興理智尚存,或許還能與他交手一番,然而心性扭曲的血奴,只被仇恨和殺機蒙蔽,恃強凌弱是一把好手,對上楊開這樣的更強者,就顯得力不從心了。

        之前被楊開轟飛出去的那位血奴,再次殺回,此人一身幾乎被打散的血霧重新凝聚,猶如沸騰了一般,人未至,那血霧翻滾成一只巨大血手,朝楊開當頭抓下。

        楊開抬手在虛空中一握,一把抓住了蒼龍槍,提槍朝前刺出,化作一片槍影。

        血手崩碎之時,漫天槍影也化作一道,那去而復返的血奴如一條大魚般,被楊開挑于槍尖之上,長槍貫穿了胸膛,透體而出。

        血奴卻是沒有立刻死去,喉嚨里發出一陣困獸般的嘶吼,張口一道血箭噴涂而出,小小血箭卻是凝聚了一位六品開天的全部力量,面前便是有一座乾坤世界,也能被打個對穿。

        楊開偏頭避過,臉頰被強大勁氣刮的生疼。

        長槍一抖,世界偉力催動,直接將那挑于槍尖上的六品血奴上半身炸的稀爛,只剩下毫無生機的下半身,朝虛空深處飄蕩。

        三息,僅僅只是三息時間,被血鴉神君派遣出來的兩位六品血奴便死于非命!觀楊開殺這兩位血奴的手法,簡直不比屠雞宰狗困難多少。

        血鴉驚悚!

        上一次見楊開,才不過區區帝尊而已,若不是依仗身邊有強者守護,連跟他平等對話的資格都沒有,可今日再見,竟已強悍如斯!

        更讓血鴉驚疑不定的是,楊開分明是六品開天,并非他所知的五品!

        短短數十年光陰,楊開就算積累的再怎么了得,底蘊也不該如此雄渾才對,這等實力,沒有數百上千年的積累,豈能達到?

        震驚之余,那一直包裹著許望的血云翻滾開來,一只只雙目赤紅的血鴉忽然從中飛出,鋪天蓋地地朝楊開涌將過去。

        楊開冷哼一聲,空間法則催動,咫尺天涯!

        面前虛空仿佛被無限拉伸,那密密麻麻的血鴉縱然奮力朝楊開飛涌,卻依然停滯原地,慢如龜爬,仿佛一頭撞進了一處奇特的空間。

        虛空微微一震,萬千血鴉便已化作血霧。

        楊開提槍,一步邁出,從那血霧之中穿過,一槍朝血云刺去。

        槍入云中,楊開世界偉力催動,卻如石沉大海。

        血鴉的怪笑聲響起:“小子就這點本事?”

        楊開實力固然強大,可他血鴉也不是隨便揉捏的軟柿子,八品開天的底子擺在那,如今又盡參大衍不滅血照經,七品開天不出,誰又能奈何得了他?

        更何況,這些年他又不是沒從萬魔天七品開天的手下逃過命!

        “我有多大本事,你試試便知!”楊開不為所動,手腕抖動間,漆黑的金烏真火瞬間彌漫而出,順著刺入血云中的蒼龍槍,一路燒了下去。

        火光熊熊,血云翻滾,兩人的世界偉力不斷碰撞,引至四周虛空扭曲不斷。

        “不過如此!”血鴉譏笑,抵擋金烏真火灼燒之際,甚至還有余力從那血云中再度分出一只只血鴉,朝楊開發起自殺式的攻擊。

        楊開周身空間法則不斷涌動著,形成一道密不透風的防護,血鴉撞擊而來便化作一團團血霧,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周身血霧逐漸濃郁,有慢慢將之包裹的跡象。

        而一旦真被這血霧包裹,勢必要落入跟許望相同的遭遇,被困其中,不破血霧便永遠也無法脫困。

        半盞茶功夫,楊開已只剩下朦朧身影。

        血鴉怪笑一聲:“抓到你了!”

        話落之時,之前被楊開擊殺的譚洛興和另外一位血奴留下的精血忽然活了一般,化作兩道血虹朝楊開覆蓋而來。

        楊開卻恍若未聞,只是咧嘴一笑:“巧了,我也想這么說!”

        隔山打牛,尋跡而動,長槍一抖,一股雄渾的力量直擊血鴉的小乾坤世界。

        打牛這秘術被金師姐冠以無賴的評價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對敵之時若是不催動世界偉力,便無法發揮出開天境的實力,可若是催動世界偉力,便給了楊開尋跡探幽的機會,對上這樣的詭異手段,當真是左右為難。

        楊開不知這世上有沒有直攻開天境小乾坤的神通秘術,不過想來以各大洞天福地的深厚底蘊和悠久傳承,肯定是有的。

        然而應該都是這些頂尖勢力的不傳之秘!而且效果絕對不可能有他參悟出來的打牛秘術好。

        這畢竟是他以空間法則催動。

        這秘術想要成功施展,需得有一個前提,循著敵人施展世界偉力的那一絲絲微不可查的氣機,精準探尋到敵人小乾坤的所在。

        打牛秘術的關鍵便在這一點,只要讓楊開有機會探尋到敵人小乾坤所在,他就能讓敵人吃上一個悶虧。

        先前那譚洛興便是被他施展打牛秘術,不斷震動小乾坤,導致堂堂六品開天被拿捏在手,根本無法有效對催動世界偉力反抗,最終被楊開輕松擊殺。

        譚洛興的心性被扭曲,眼中只有仇恨和殺機,那一絲本應該縹緲無痕的氣機極為容易把握,所以楊開能在一瞬間便將他制服。

        但想要用同樣的手段對付血鴉,就要費一些功夫了,血鴉的小乾坤可不是那么容易探尋的,楊開一槍捅入血云中,沒能建功,順勢與他對拼世界偉力,看似是無可奈何,何嘗又不是有意為之。

        半盞茶的功夫,足夠楊開尋跡探幽,直搗黃龍。

        是以當兩位血奴精血所化的血霧將楊開身形籠罩之時,打牛秘術也在同一時間催動出來。

        凝聚成云的血霧在這一瞬間猛然有潰散的跡象,小乾坤仿佛被人狠狠錘了一下,瞬間動蕩不寧,血鴉只感覺一陣頭暈眼花。

        不等他回神,血云內部便忽然爆發出一股龐大的力量。

        心中驚呼不好,再想壓制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被困多日的許望身化流光,從血云之中沖殺而出,衣衫獵獵,狂發飛揚!他好歹也是明王天的六品,對戰機的把握自然爐火純青,雖不知困束自己的血云為何在那一瞬間有所松動,卻也清楚那是他脫困的關鍵。

        積攢多日的力量在這一瞬間爆發,總算重得自由。

        舉目望去,許望一眼便見到了手提一桿長槍的楊開,又看到了那兩個之前一直在襲殺他的血奴,還有由血云凝聚的一道身影。

        血鴉神君!說起來憋屈,被困了這么多天,差點真被人家煉化成一團血水,直到此刻許望才算真的見到這位臭名昭著的復生之人。

        那是一個看起來面色有些陰鷙的青年,據許望得到的情報,這青年的原身理當是出身大千血地的一個叫周毅的弟子,不過被血鴉奪舍之后,周毅的神魂肯定已經被吞噬了。

        此時此刻,血鴉一臉驚悸地望著楊開,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一副吃了大虧的表情。

        這局面印入眼簾,許望哪還不知是楊開救了自己一命。

        表面不動聲色,內心震撼的無以復加。

        這位楊師弟竟然沒死在那罡風神通中?要知道距離上次見他至今,已經過了差不多半年時間了!他竟能在罡風中堅持半年之久?

        如此想來,那消失的風靈,肯定也與他有關,否則根本解釋不通。

        更讓許望驚訝的是,半年時間而已,這位楊師弟的氣息比起之前似乎更加雄渾了一些,比起宗門內那些常年滯留在六品之境的老不死們都只強不弱。

        許望很想問問楊開那些風靈去哪了,但此時此刻顯然不是問這些的好時機,只是沖楊開微微頷首,算是謝過他的救命之恩。

        “你做了什么?”血鴉臉色陰沉至極,驚疑不定地望著楊開,要不是自己小乾坤剛才忽然被直接轟擊了一下,導致乾坤動蕩,許望不可能脫困,楊開也要被他困束,到時候他就能立于不敗之地,縱然多花費一些時間,也可以將這兩個氣血旺盛的不像話的家伙吞的連骨頭都不剩!

        此子竟有直攻小乾坤世界的詭異手段!

        “要不要再試一下?”楊開輕笑地望著血鴉。

        血鴉冷哼不答,心思急轉,對楊開那手段他可是忌憚非常,不知道也就罷了,既然知道了肯定要有所防范的。

        忽然想起之前血奴譚洛興的慘死,當時他只感覺到楊開是用了什么玄妙手法,導致譚洛興沒有反抗之力便被擊殺,如今想來,這手法應該就是他剛才對付自己的那一招了。

        連自己這個奪舍重生之人都吃了虧,更不要說只知殺戮和仇恨的血奴。

  http://www.bjjdlxsm.com/book/1308/2887235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bjjdlxsm.com。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雅虎彩票